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毒·二

      靳楠杀与夫人分房而睡已多年,庄主日常起居向来由管家和几个丫鬟负责,平日里除了自己卧房和书房以外,他几乎不去任何其他地方。
    靳月秀在仍是暗卫时便清楚,庄主夫人手中一直握有不少实权,檀斩庄的外务仍多由靳楠杀本人亲自决断,但家中大小琐事,基本都已全权交给夫人处理了。庄主夫妇的感情算不上多和睦,用貌合神离来形容亦不为过,这也是庄中众人不敢说出口但心里非常清楚之事。暗卫室以往调动多按照夫人心意安排,开销用度也归夫人管账,这一小段时日以来,靳月秀又多向夫人讨教持家之道,眼下忽然被庄主本人点到,他心中无端有些不安起来。
    大宅中的白纱仍未撤下,白日里随微风轻飘,却衬得未点灯的屋内更加阴暗起来。
    靳楠杀在书房中,坐于长案后,背对着入口。他所坐的轮椅是他本人亲自设计,由庄内十几位顶级工匠合力打造,用尽了各色名贵木材与珍稀奇铁,内藏数不清数目的神秘机关暗器。沉重厚实的椅背将他的身形遮去不少,显得这一庄之主有些佝偻,室内又过于晦暗,令人望而生畏。
    靳月秀由管家领着过去,两人一同踏入房内,靳月秀不禁环顾四周,只见墙上挂着不少兵器,有大可猎雁的长弓长箭,也有小至可藏于袖中的匕首,左右两面白墙上依次排列开来,像是陈列功勋一般,震慑人心。
    靳月秀还在东张西望着,管家已去将靳楠杀推了过来。靳月秀犹豫一瞬,仍是依照以前的礼数单膝跪下了,“老爷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靳楠杀哼了一声。
    轮椅在离靳月秀有数尺之遥的位置停住,靳月秀几乎可以嗅到靳楠杀身上的气息,并非他预想之中的铁锈血腥气,倒有些带着儒雅的檀木熏香。但那轮椅碾过地面的声响却十分与众不同,不似刀剑也不似机关,倒像是一种独特的脚步声,咯吱作响地压在石板之上,不刺耳但令人无法忽视。
    靳楠杀轻声道:“抬头。”
    靳月秀从命,目光仍毕恭毕敬地略微朝下,没有直视庄主。
    “这些是檀斩庄曾为江湖中人打造过的兵器,都是我的得意之作。”靳楠杀也环顾了一下书房,又补充道,“并非原物件,对外而言,檀斩庄自然说所造兵器皆是世间唯一,但我们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?”他又转回向跪着的靳月秀,“如今你是自家人了,让你知道这些亦无妨。”
    靳月秀一时觉得有些受宠若惊,但仍只是跪立着,未有其他反应。
    “你在庄中多年,可曾有过好奇,想要知道与我有关之事?”靳楠杀微笑着问。
    靳月秀略一思忖,谨慎回答:“庄主多年来待庄中弟子如师如父,唯贵体抱恙令兄弟们时有担忧,大家其实一直都将庄主放在心上,不曾忘怀。”
    “哦?在你头顶星辰,蹲在梁上角落彻夜一动不动的时候,心里也想着我?”靳楠杀眼中有了一丝玩味。
    靳月秀往干涩喉中强咽一口,仍是答:“庄主安危,兄弟们时时刻刻都记挂着。”
    “开口闭口都是兄弟们,那你自己呢?你现在可是靳家少夫人。”
    靳月秀一时之间又不知该如何回答了。
    “终于得以堂堂正正站在明处,不必隐于暗中,连杀人都不许出一声,若是负伤危及性命,随时被弃之如敝履。曾如炉中柴火,烧尽了便是烧尽了,如今登堂入室,不说如珠似宝,好歹也是拿得出手的一把剑了。这种滋味,如何?”
    被他说中心事,靳月秀一时愕然,紧张地看着他,只觉他目光如万箭穿心,不痛不痒,却将他渗透了个遍。
    “暗卫室是我一手建立的,章程是我拟定的,你师父辈的几位前辈,都是我一手提拔的。”靳楠杀话只说到这,但靳月秀已听出他话中隐藏之意。
    他对一切都了如指掌,又怎会推测不出手下之人的心思?
    靳楠杀又扭头对管家道了句“你出去吧”,管家无声离去,室中只余二人。在几分园中光线渗入又消散之时,靳月秀似乎听见一声清脆金属声响。他还未来得及细思,又听见靳楠杀道:“过来。”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朝前迈了两步。明明他才是站着的那一个,在轮椅跟前垂头俯视着腿不能行的庄主,他却觉得牢牢被坐着的那人掌控,像是举手投足都在他的牵引之中。
    忽然,一根缎带从靳楠杀轮椅的一侧扶手中飞出,直缠在了靳月秀的一根手臂之上。缎带不算绷得很紧,也没有拉拽,只是在死物与他的肢体之间堪堪拉直着。靳月秀虽吓了一跳,但常年被教导着的恭顺心态,使他并没有任何动弹。
    “……老爷?”他轻声发问。
    “下手挺狠的,当真是……一点不剩。”靳楠杀答了这么一句话,然后,他忽地一掌挥出,书房中所有门窗齐齐怦然紧闭,案上唯一的一点烛光也被他的掌风刮熄。
    一室昏暗,只够人勉强看清眼前之景。
    “你们成婚仓促,可来得及温习侍主之道?”靳楠杀又问。
    靳月秀心中忽然警惕起来。他口中的侍主之道,彼此心中都十分明白。大宅中的低等下人向来有受过床笫之术教导,小子丫头买回来亦有供主子们发泄之用。但若是身为堂堂正正的庄中弟子,自不必受这非人待遇,将来亦可如寻常人家一般娶妻生子。靳楠杀言下之意,便是对他的来龙去脉也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    这个问题,靳月秀十分不愿意回答,如同有人按着他的头颅,逼迫他去承认低人一等。但靳楠杀目光好似抵在喉间的刀剑一般,直逼得他动弹不得。
    “未有温习,只在刚入庄时,管事有过提点……”靳月秀不情不愿地开口。
    “有过提点,那便是识人事了。”靳楠杀仍盯着他,“过来吧,无谓扭扭捏捏了。”
    他竟将此等话语明明白白说出口,靳月秀只觉五雷轰顶,又怒又怕,怔在原地。
    靳楠杀指尖轻敲几下扶手,伴随几声叮当,又有一条细索从轮椅中飞出,缠在了靳月秀腰上。这一回是精铁链子,绕了一整圈,猛地一拉,靳月秀趔趄一下向前,几乎摔倒在靳楠杀身上。
    “你是要让我亲自动手吗?”靳楠杀的话比那铁链还要冷,绞在靳月秀的心头,随时一个拉紧,便能要了他的命。
    靳月秀不过只迟疑一瞬,腰间忽然便有一丝刺痛感,对于庄中千奇百怪暗器能如何夺人性命,他是再清楚不过,他立刻定住心神,“不敢!”
    他稍弯下腰去,正伸手向靳楠杀衣襟,又听得他一句“脱你自己的”,只好收回手来。他解开自己的领口,层层向下剥开上衣,露出因多年避免日晒而极为白皙的肌肤来。
    随他上身渐渐裸露,腰间的铁链亦自觉掉落在地,只发出几声脆响,然后便簌簌被收回到轮椅之中。靳月秀抿着双唇,面颊上泛起红晕来,但仍要向下脱着,只能
    以颤抖双手继续解了下裳,直到浑身都袒露在坐轮椅之人的视线当中,在一道从某处窗缝之间偷溜而入的光尘之中,轻微发抖着。
    他身上赫然纵横的伤疤,常年习武的紧致肌肉,腰侧隐约可见的檀斩庄烙印,此刻,都落于靳楠杀眼内。
    几阵窸窣,靳楠杀只简单地褪去胯间束缚,然后握着扶手,不知调动了哪处机关,令椅背后倾些许,使他可半躺在轮椅之上。
    “坐上来。”他说道,目光仍在靳月秀脸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