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正篇 章一

      晕染开来的橘黄灯光让他有剎那的迷濛,感知一点一滴回归,他缓慢移动手指按压着太阳穴,试图理清现状。
    一个陌生的房间,没有任何窗户,有一个书桌跟衣柜,旁边的空间应该是浴室。他现在仰躺在床上,身上的衣服被换掉了,不再是他平常几乎不变的白西装,是一套普通的睡衣。
    白西装,唔,他之前穿着这套做什么?噢,他去参加了符莱德的生日舞会,虽然他极度讨厌一般的社交活动,对于这个他少的可怜的朋友之一他实在无法推託。
    于是,一如往常,他坐在舞会的最角落,蛇眸冷对热闹的觥筹交错,偶而礼貌性的对他人点点头,稍微攀谈一下确定事业上的合作没有问题后,继续保持缄默,漠然得彷彿他只是个装饰,被镶在这里不知为何。
    不会有人想要特地搭理他的,他知道自己在他人心中的评价不怎么样,也懒得去一一澄清,除去这个端了两杯酒走到他前面微笑自若的朋友。
    中间发生了什么事,为何他最后沦落到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,四肢还不太能灵活动作?
    勉强驱动着僵硬的身体坐起,过长的刘海遮蔽了半张脸,有如淬了血的殷红双眸透着冷光,那是被眾人带点恐惧与厌恶而称呼为「蛇目」的眼瞳。
    在他尝试着下地行走时,门吱哑一声打开了。
    当视线对上的一瞬间,昂寇有些恍然,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身处梦中。
    那是张该说是熟悉,却又本应陌生的脸孔。如瀑的金发有半边往后梳,剩下半边任其自然倾洩,几乎盖住了大半脸庞。纤长的金睫彷彿吸收了光芒落下的天使羽翼,湛蓝而染入浓烈艳紫的眼眸翻滚不息,内敛着暴风雨前的寧静。精緻到近乎妖媚的脸庞勾起轻巧一笑,半瞇的眼睫似乎在眨动之间就能勾魂慑魄。
    「好久不见,叔叔。」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