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竞速(2)

      还没等粟粟回答,她手中就被塞入一把漆黑的手枪。
    宁聿泽并不打算过多解释,“自动瞄准弹道,你只需要对着右后侧那辆车扣动扳机。”
    非常简单便捷的一把新式手枪,价格昂贵。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她下意识问。
    只见宁聿泽再次从枪箱中拿出一把短冲锋,给了她一个‘向左看’的眼神。
    原来左右两侧同时有不同的车进行夹击。
    宁聿泽和司机在后视镜交换了一个目光,就听耳边响起更沉重的一声引擎,车尾迅速脱离后方的撞击驶入远处的马路。
    车子朝前飞速行驶着,粟粟转过身对着右后方,两只手合力握着那只手枪,仿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枪械,目不转睛地盯着紧跟其后的车辆,那里有一个光头男人正从车窗内缓缓爬出。
    不是裴家派来的人。这是她的第一直觉。
    于是她抓准时机,瞬间扣动手指,只听砰地一声巨响,子弹准确无误飞向那颗锃亮的光头。
    那光头男反应极快,提前预判了她的举动,迅速往下一躲,子弹擦过他的脸打在车窗上,他颧骨边顿时现出一道狰狞的血痕。
    粟粟颤抖着手回身,指尖被后坐力震得发麻,就快握不住手枪,于是她重新靠回车座椅背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    她伤了人!
    甚至,差一点就夺走了一个人的性命!
    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,仿佛将他人的生死握在自己的掌心。
    粟粟呆望着自己的手,回过神后,面上的神态立即凝重了起来,眼内划过几分冷意。
    现在不是她发愣的时候。
    那些人,不是来救她的,而是为了要他们一车人的命才会出现。
    她立刻转回车窗前,胳膊并直在胸口,按着之前射击社学过的姿势再次抬起,手腕水平向前不动,对准那辆车的驾驶位砰砰又是两枪,随后身子迅速躲回车窗。
    驾驶位的男人立即打轮想躲过子弹,车头七歪八扭地原地向左漂移,子弹倒是躲过了,但车身也直接撞向了道路一旁的护栏,整辆车算是报废在了半路。
    虽然一个人也没打中,但是却用另一种巧合击退了敌人。
    宁聿泽此时也解决了另一侧追击的车辆,瞧见这一幕,眼中不免划过一抹惊讶,没忍住多看了粟粟两眼。
    他其实只是想让她简单尝试一下,如果有危险,就随时收手。
    可她怎么直接把那辆车解决了啊?
    粟粟偏过头,把手枪扔给宁聿泽,丝毫没有察觉他所想,“这个,确实很好用。”就是掌心还有点微微发麻。
    宁聿泽摇了摇头,浅笑了声,抬手一把将人抱在怀里,下颌轻轻抵在她的头发上。
    小姑娘真讨人喜欢呐。
    “跟我回宁家后,想不想学枪?再教你一点防身的手段。”他问。
    粟粟微怔了怔,思索半晌,用力点头,“可以吗?”
    她一直很希望能学点有用的东西,但以前没有人教她。
    或许本来有的……太子说会教她下棋,可还没来得再见面,自己被抢来了这个人的身边。
    她想起那位雍容华贵的小少爷,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,包括学校里的一切,还有好不容易才熟悉起来的裴家,心里莫名有些难过。
    “喂,发什么呆呢?”宁聿泽揉了揉她的头。
    “我说我家有专业的枪械练习室,你想学什么枪,都可以在那找到。不过……”
    宁聿泽语气顿了顿,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    “不过你应该不会在我家待太久,因为他很快就会亲自来接你了。”
    粟粟一愣,“谁?”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,有人想见你,我才会带你从学校里出来的吗。”
    她点头,但不解,“所以……我认识那个人?”
    宁聿泽望着她,眼中交替划过几种不同的复杂情绪,许久才开口。
    “还是让他自己来揭晓答案吧。”
    *
    另一头,学院里。
    裴珩和赵斯年回到宿舍别墅后,两人一个也不停地开始打电话。
    裴珩先是打给了自己的大哥裴明,语速火急火燎,重复了一遍这几日发生的事情,包括齐玉是怎样传话的、昏迷的秦世泽是怎么被扔到自己脚下的、陈笙又是怎么派宁家的人把粟粟抢走的……
    电话对面,裴明一句话将他打断,“这事是冲我来的。”
    “他们是在报复前几天秦家惹出的事,察觉到是我在背后推波助澜了。”
    男人的声音依旧稳重有力,“小珩,冷静下来。既然是宁家的人把人带走的,那么他们现在很有可能在前往二区夜城的路上。”
    裴珩疑惑:“夜城?宁家就藏在夜城?”
    没有人知道黑手党宁家具体的位置。
    裴明不欲浪费时间多作解释,“我会现在派人从一区赶去夜城,你另外告诉老三,叫他利用缉查部的势力直接调动军用直升机。”
    缉查部的速度是最快的。
    裴珩看了一眼沙发旁拿着手环打电话的赵斯年,“他已经在给缉查部的下属打电话了。”
    裴明肯定道:“很好。另外小珩,你要注意,太子提出的三日游戏绝非那么简单。”
    裴明以前没留意过陈家的小辈,这次的事情自然没把太子计算在内,没想到这位才是陈家棘手的人物。
    “他们抢走裴家的人,是为了折损我们的脸面,报复之前的事情,并不一定真是为了那个女孩。所以……”
    “我怀疑这背后有陷阱。”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