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美强惨只想早点下班[穿书] 第56节

      原之卿下意识地退了一步,又退一步,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,扭头跑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然后过了几天,又很没出息地溜了回来。
    原之卿:“……”倒不是对那只蠢狐狸感兴趣,只是这里的洞府灵气盎然,对灵兽有益。
    难得府邸的主人那么大方,随便他们过来蹭灵气。那他勉为其难地陪仙君家的小狐狸玩一玩也很正常,这只是为了不欠人情。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这么过下去,平静如水,却也十分甘甜。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又一日,原之卿忽然发现小狐狸身上的气息有些奇怪,像是要化形了。
    果然,狐狸很快就开始了闭关。
    原之卿虽然一点也不想她,但忽然没有狐狸欺负,猫生顿时变得无聊起来。于是他依旧隔三差五去南弦的洞府看一看情况,无聊地数着日子,等她化形结束。
    最后一次过来的时候,黑猫惯例跳上墙头。但还没等落进院中,忽然发现南弦静静看着夏夕月闭关的地方,神色不太好看。片刻后,他忽然转身离开。
    难得见仙君露出这种凝重的表情,原之卿觉得有些不对,收敛了自己的气息,暗中跟了上去。
    就见南弦一路去了人迹罕至的深林。
    远处府邸当中,夏夕月化形成功的一瞬间,天雷铺天盖地砸了下来。
    原之卿误入这里,被气机锁定,等雷降下,它已经来不及跑了。它翻滚着躲开一道天雷,一回头却发现雷竟然又追着它来来,而且速度比先前更快。
    它只能全力一爪劈过去,那一道雷轰然散开。
    南弦察觉到身后的动静,回手接住一只冒着焦糊味的猫,略微一怔:“你倒是有情有义,这么危险也敢过来帮我挡?”……只是为了几口灵石就这么拼命,看来这猫以前过得相当不容易。
    原之卿:谁要帮你挡了!
    它原本想像这样大声反驳。但却猛然察觉到一片毁灭般的森然气息。
    黑猫一下抬起头,就见天雷夹着滔天怒意,潮水般劈落下来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当前时间。
    南弦府邸。
    一只黑猫猛地从噩梦中惊醒,看向天空。
    空中并没有乌压压的雷云。此时万里晴空,一片湛蓝。耀眼的阳光落下,被碧绿枝叶滤过一遍,暖融融地洒在它身上。
    原之卿看了看周围,发现自己正趴在南弦府邸后院的小桌上。
    原之卿:“……”那么久之前的事了,居然现在都还能一直梦到。
    黑猫很快摆脱了噩梦的影响。它抖抖毛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,正想再打个呵欠,却冷不丁发现面前多了一只笑眯眯的狐狸。
    黑猫激灵一下合上嘴,重新优雅坐好,抬眼看过去,冷哼一声:“干什么?”
    狐狸露出一点欠揍的坏笑,忽然摇身一变,化成人形。
    然后又变回狐狸。
    再然后又变成人形。
    如此往复三四次,她炫耀道:“我化形了!”
    原之卿无言地甩了一下尾巴:……化就化了,好像谁不知道似的。
    正想着,面前忽然落下一只手,摸了摸他的脑袋。
    狐狸的小短腿好躲,人的胳膊却要长上很多。原之卿躲了一下竟然没躲开,被狐狸一把按住,嚣张地摸了摸脑门。
    然后夏夕月又一拍猫的肩膀,像个靠谱前辈似的深沉道:“努力一下,你也可以!——对了,这个送你。”
    她离开一趟,取来一只礼物盒,摆在猫面前。
    原之卿总感觉这狐狸不安好心。如今低头一看,果然如此——礼盒确实是漂亮的礼盒,但上面却用十分结实的绳子,打了极其复杂的结。
    原之卿看着那个故意弄得十分复杂的绳扣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圆润的猫爪:“……”
    “要好好修炼啊。”
    狐狸前辈丢下这么一句话,嘚瑟地飘然离开。
    刚才因为她的到来,而变得聒噪起来的后院,重新变得寂静下去。
    前院倒是来了不少人。他们来参加延迟举办的典礼,庆贺夏夕月成功化形。宾客有动物,也有轮回司的同事。
    原之卿不想过去凑热闹,一直待在后院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等狐狸离开,黑猫看了一眼桌上的礼盒,跳下石桌。
    一阵轻微的灵力波动,桌边多了一道人影。那人黑衣黑发,穿得像个黑漆漆的反派,却生着一张看上去颇为无害的脸。他伸手拿过礼盒,嘀咕了一声“蠢狐狸”,顺手拆开。
    狭长的礼盒被层层剥开,里面露出一把折扇。
    原之卿看了好一会儿,小心拿起它,缓缓展开,就见上面竟然提着四个大字,“一身正气”。
    他怔了一下。
    在小世界的时候,他在山下的集市中看到这么一把扇子,觉得好玩,顺手买了下来。
    竟然送了这个当礼物……那只狐狸认出他来了?
    “离认出来还早。”身后传来一道声音,“她大概是觉得少宗主和你有些相像,又想使坏给你送一份礼,所以弄了一把差不多的过来。”
    原之卿回过头。南弦看到面前熟悉的长相,笑了一下:“果然是你,什么时候化形的?”
    原之卿没有回答,展开扇子扇了扇风。
    南弦对他的态度倒是一如既往的温和:“下界的事,多谢你了。”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谢的,那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,能活着回来,实属侥幸。”
    原之卿听到“下界”,脸色有些微妙,他又想起刚才听到的事,忍不住问:“你要跟她结侣?”
    南弦点了点头,罕见地有些迟疑,思忖道:“我确实是这么想的,不过在那之前,得先给她补补课,教她学会那些没怎么接触过的东西。”
    原本是很正常的一句话。
    谁知话音刚落,也不知原之卿想到了什么,倏地看过来,目光中多了几分警觉。
    南弦其实不太懂这只猫的脑回路,但被这么一盯,竟然也隐约觉得好像有点歧义。
    他补充道:“我是说那些爱情话本之类的,让她先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原之卿沉默了很久,“哦。”
    他听着前院热闹的动静,忽然感觉有些吵,不想继续待下去,打算离开。
    走了两步,想起什么,又回到桌边,把装扇子的小礼盒抓起来,丢进袖口。
    “对了。”南弦却又叫住了他,“你哥问你什么时候回家——他似乎也被轮回司的那个殿主拉去渡魂了,平时就住在轮回司里。两边不算太远,你有空可以过去看看。”
    原之卿步伐一顿,点了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    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院里。
    南弦看着他离开的方向,有些好奇猫兄弟之间到底会因为什么吵架,还吵得这么厉害——原之卿的哥哥他见过,很漂亮的一只长毛白猫,看上去优雅又有礼貌。实在很难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,两兄弟才这么久没有见面。
    不过前院还有宾客,不能一直躲在后面走神。
    南弦又很快回到了前厅。
    院中人来人往,大多是已经化形的灵兽,也有一些还没化形的毛茸茸蹿来蹿去。
    其中一张小桌旁边,一只白白胖胖的鸟正悬停在酒杯旁,从里面专心啄酒喝。
    “怎么样,怎么样?”看到南弦过来,小胖鸟问他,“拐到了没有?”
    南弦实话实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    “唉,也是。猫族脾气多变,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,可能今天还想上班,后天就走了,过两天又忽然回来……真是没组织没纪律,还是狐狸好。”小白鸟拍拍翅膀,话锋一转,“反正你家的狐狸也没有其他爱好,不如先在我这干着。若是你闲得无聊,之后也可以过来搭一把手。”
    南弦笑了一声,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    如今偷渡的隐患随着化形成功,彻底消失,丢失的记忆也已经找回,顺便连仙籍问题都一并解决。
    南弦看着远处那一只时而化人,时而毛茸茸一团蹿来蹿去的狐狸,浑身轻松。
    未来还有很长。如今正愁没有什么好话本教她。而要是走轮回司这条路下界亲历几次,或许是会不错的体验。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