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男二要上位[重生] 第65节

      只是他依旧有些看不懂。
    江辰安,江辰安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?
    “穆修,穆修?……穆穆?”
    穆修听到有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在喊他,低哑的音色陌生又熟悉,把他慢慢的从一滩黑泥里拽出来。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对上一张白皙的面庞,亚麻色的短发,琉璃的眼睛,正低头专注的看着他。
    这张脸这样熟悉,熟悉到让穆修皱眉:“江,辰安?”
    “早安。”眼前疑似江辰安的人说着,晨光打在他的侧脸,晕出暖色的光,那声音温柔到穆修不由得战栗了一下。
    他想抬手揉眼,却感到自己浑身酸痛……特别是腰部以下……那里有种……有种……无法言说的痛。
    这……手术后遗症???但好像哪里不太对劲?
    思绪混乱的穆修,还没想清楚前因后果,却被眼前人的动作,骇的灵魂出窍。
    一个吻那样自然不突兀的落了下来,那样熟练,那样柔和,那样自然……
    “唔!”穆修的手抵住面前人的肩膀,把人推开,依旧没有理清现在的情况。
    “还在生气吗?”被推开的江辰安笑了笑,伸手在穆修乱发上揉了两下,“起来吧,今天薇薇要来,过会就到了。”
    “薇薇?!夏薇薇?”听到这个名字,穆修压下被一个……情敌强吻了的恼怒,终于看向了江辰安。
    “她是来帮我搬家的,没别的事。不要想多了。”江辰安习惯性的解释交代了一下,“先起来吃早餐。”
    穆修冷眼看着江辰安离开,撑着酸软不适的身体爬起来,拿过放在床头柜子上的手机看了眼日期——竟然……
    还是他手术后的第二天?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应该躺在手术室里的自己会出现在这里……
    难道这是个梦吗?
    穆修按着腰起来,发现这房间是他非常熟悉的,他独自蜗居的小高层公寓,房间里并没有另一个人生活的痕迹。
    确认了这些后,穆修走进洗漱间,对着镜子确认了自己的身份,又对自己身上那些由来不明的痕迹……沉默的选择了无视。
    相当温馨的房间,弥漫着早餐的香气。
    一肚子疑惑的穆修,走出卧室,看着桌上的早点又哑了一阵:“江辰安……”
    这到底在搞什么鬼……
    将餐点摆放上桌的人,没有感受到来人复杂的心绪,只露出暖人的微笑:“今天就吃点清淡的吧。”
    穆修沉默了一会,还是在铺好了坐垫的椅子上坐下,拿起了餐具。
    虽然搞不清状况,但这两年来,被病痛折磨与和亲人博弈的种种,却让他的性格沉淀下来,不再像以前那样莽撞单纯。
    就像此刻,他可以安静的坐下来和死去的情敌共度早餐,而不是冲动的打翻饭碗,拎着对方的领子,质问对方为什么还活着,为什么……变得这么腻腻歪歪。
    但份人生经历沉淀的成熟,落在江辰安眼里,就变了模样。
    这两年,江辰安担忧剧情之力的影响,谨守着原剧情的时间线,跟穆修保持着距离。他用无微不至的关怀,用行动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心意,但口头的承诺却一次都没给过回复。
    而这做法,在昨天,在成功的终点线前,终于翻了车。
    面对这最终的爆发,江辰安在对方的猛烈攻势下,终于松口表白,然后可能是情绪压抑的太久,爆发得彻底,这场争吵又演变成了一场生命的大和谐。
    但,关于他为什么暧昧两年,该说清楚的,还是一点没说清楚,所以,穆修这醒来就反应奇怪的行为……应该还是在生气吧……
    “穆穆。我知道你想听我说什么。确实,是我对这件事情有点……顾虑太多了……我……”江辰安放下手里的碗筷,想开口主动解释,却被电话门铃声打断了。他起身去看门,没注意到对面人复杂懊恼,几乎要爆发的难看了脸色。
    真见鬼的昵称!到底是谁告诉他的?阿哲吗?但他表哥从来站在他这边没对江辰安有过好脸色啊!
    而在穆修脸色阴沉到想要不管不顾的摊牌时,门口的声音引去了他的注意力……那清亮柔美的声线,带着阳光,照进他的心里——薇薇!
    他带着压抑不住的情绪,起身向着门口走去,站在那里的女孩正费力的向江辰安递过沉重的行李箱,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,那表情穆修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,他忍不住抬步过去。
    “薇薇!这些是……”江辰安在接到夏薇薇消息后,就通过了访客的安全申请,而在电梯门打开后,看到夏薇薇手里提的和身边堆放的行李,也忍不住让他讶异,“这么多东西,你怎么不等我回去一起收拾。”
    “从小到大都是辰安帮我打理生活,现在我也应该帮辰安做点事情啊!”夏薇薇任由江辰安拿走手上的重物,手里只剩一个拉杆箱,亦步亦趋的跟在江辰安身后,语气里带着熟稔,“我还不知道辰安和……哥哥要住的地方什么样呢!总要过来玩玩的啊!”
    “……”江辰安笑了笑没有应答,做客什么的,还是先问过穆修才能决定了。
    而两人刚进玄关,一个身影就突然窜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…………夏薇薇?
    “薇薇!”穆修的声音带着点颤抖,他从醒来就积攒的惶恐在此刻爆发,虽然不知道进入手术室后,为何醒来一切都变了副模样,但对爱人的思念,让他忘记了周遭的一切,“我好想你……”
    夏薇薇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举在半空的双手透漏出她的迷茫,而江辰安皱起了眉头,某些封尘的记忆,在他眼前闪过,虽然知道现在已经和过去不一样,却还是心情不好起来。
    “穆修!你怎么了?”江辰安伸手去拽穆修的胳膊,却发现……抱太紧拽不动?
    眼看着江辰安眼神变得不对劲起来,夏薇薇终于找回神智,推了推紧箍在自己身上的手:“咳咳,哥!先放开我,我喘不上气了!”
    紧抱的手终于松开,但穆修人却紧紧的盯着夏薇薇,一刻都没松开,那眼里有能让人溺毙的温柔。
    一旁被忽略的江辰安,抿了抿唇,什么都没说的转身,放东西去了。
    徒留夏薇薇,嘴角抽搐的迎接,那“温柔”目光:“……”
    这是在新招数。辰安生气了啊!你没看到吗!
    “哇,这就是你们要住的地方了吗!”夏薇薇强撑着无视穆修,拉着行李箱进屋,随着江辰安的脚步,进了一间……似乎是堆放杂物的房间,“辰安……你住这里吗?”
    “是。”江辰安说着看了穆修一眼,发现对方不仅对自己的回答完全没有反应,只把全部心神放在夏薇薇身上,一时间有点想不明白。
    昨天还那样热情回抱迎合自己,满眼都是情意的人,今天为什么会变得……如此陌生。
    他开始闷头将房间收拾出来,夏薇薇熟练的撸起袖子,上前帮忙整理琐碎的东西。
    而穆修……紧跟着她,像是点击了跟随的宠物……
    夏薇薇……夏薇薇受不了了,她拿起了一个收纳箱——
    “哥,你知道吗?我和辰安从小到大,都在一起生活,他的每一样东西,我是最清楚不过了……”夏薇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开始一样一样的对着箱子里的东西如数家珍,“这个是辰安的笔盒,他这人最爱惜东西了,你看我送给他的钢笔,用了五年还像新的一样;还有这个,是他……”
    “是他高一时候,参加两个学科的竞赛拿到的奖品,给了你一份,他留了一份……”穆修语气自然的接过了夏薇薇的话,在夏薇薇难以置信的目光里,介绍起了箱子里的每一样物件。
    一时间气氛有些古怪。
    最后,察觉不对的江辰安起身,看着穆修的眼神变得古怪,但最后他什么都没说,丢下一句“出去买点东西”,便沉默着离开了房间。
    留下穆修和夏薇薇大眼瞪小眼。
    而这独处的环境里,穆修终于找到了独处的机会,难以自控的,一把握住了夏薇薇的手,深情的看过去,想要找回爱人失去的记忆般:“薇薇,这些都是你曾经跟我说过的话。而你说过每一句,我全都记下来了。……其实,我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本来我们应该是在一起的,你答应过要和我共度余生……”
    “啊啊,什么鬼!”夏薇薇却出乎穆修意料的,寒毛竖直的跳起来,“穆修,你傻了吗,还是故意恶心我呢?你是我亲哥啊!”
    一直站在门口躲避现实的江辰安,在夏薇薇带着一脸一言难尽,行动慌乱的打招呼离开后,才转身开门回到了公寓。
    “江辰安!”刚踏进房间,一只手伸过来不客气的拽住了的衣领,这动作语气熟悉到江辰安一秒认清了事实:面前这个人,确实是原剧情线里的穆修……
    从穆修熟悉的接住夏薇薇的那些回忆的话后,他就确认了这点……
    “你给我解释一下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你不是已经死了吗?薇薇她怎么了?她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?”在方才被夏薇薇一脸恶心的躲走打击到后,穆修将醒来后的疑问统统砸了出去。
    面对这语气霸道的逼问,江辰安在脸上展开了熟悉的笑容,成功收获了对方一个白眼:“想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先松手,穆修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什么?我和薇薇是亲兄妹?!你在开玩笑吗?”
    江辰安微笑着起身,在书架上翻出两年前的那份血缘鉴定书。
    穆修接过文件时,对着这笑容翻了个白眼:“你别这么笑了行吗,丑死了。”
    但很快文件里的结论,便崩断了他的神经:“这不可能!这不可能!”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,”江辰安收敛了笑容,上前准确握住了,穆修想要将那份文件撕毁的手,“关于我们的关系。”
    江辰安将人揽入怀里,紧紧的束缚的对方挣扎的身体,不愿松开:“我们是恋爱关系。”
    “还是你追求的我,穆修。”江辰安在怀中人耳边呢喃,似情话,又像是宣言,“我们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。如果现在你想否认要分手,我也不会放过你了。”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让你再爱上我的。你这一辈子,都要是我的。”
    “你!”江辰安的话,令穆修反应不迭,他明明应该觉得这话神经质味太过浓重,应该赶快逃离这个人的,但意识深处却有一股力量阻拦住他,令他内心扬起波澜——一种期待已久得偿所愿的欣喜,骤然爆发。
    然后,他眼前一黑,记忆忽然模糊起来,仿佛另一个世界线的故事插入他的脑中,分不清真真假假。
    他……他和江辰安竟然…………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    穆修再次睁开眼时,看到一脸紧张关心的看着自己的江辰安,握紧了攥着自己的那只手。
    松了口气的同时,倾诉欲也爆发,满腔的委屈快溢出来:
    “江辰安,我做了一个特别真实的梦,快吓死我了。”
    “在梦里——”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    记得当时刚毕业满心热血,想着可以靠写文生活,然后我就被枯竭的脑细胞打脸了。
    刚离开的时候,想着慢慢写,总会写完的……八年里我每次闲下来就会想起写它。
    然后经常在发呆中度过一天。
    或许作者我真的不适合写文吧,对不起,当时满腔热血的入了v,却突然离开。
    其实这个结局前面还是有好多东西没有交代,好久以前了,我只记得当时想要什么样的结尾,忘了埋了哪些东西了…… 大家凑合看看吧。 有空会重头整理下。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