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这栋楼的公妓,装什么纯

      周枥挑选的衣服基本都是简单但是穿起来舒适的衬衫和长裤,不过也给npc买了和自己在一起时可以穿的裙子。
    不是双标,只是考虑到他和npc在一起的时候,不管是给npc的私密处上药,还是继续完成主系统的要求,都还是裙子更为方便,他也不用像个淫魔一样不断扯掉npc的裤子。
    他买的裙子和副本自带的裙子不同,都是比较宽松的长裙,裙摆最短的也到了膝盖的位置。
    周枥也没有忘掉副本里没有内衣、内裤的事情。
    不过在挑选贴身衣物的时候,他肃着脸,没好意思比划,只表示要最大码。
    Npc的奶子和屁股都很肥嫩,最大码应该合适。
    在商场买好东西,周枥重新开车回家,在他在商场挑选衣服的时候女友找来的阿姨已经做好补汤离开,这会刚一推门进来便闻到了补汤的味道。
    补汤的味道本就算不上多香,更何况已经连续喝了好些天。
    前几天喝补汤的时候周枥其实是有些抗拒的,每次女友要视频看他喝的时候他也只喝了一小碗,但这次进门后周枥神色平静,将买下的东西放好,便安静洗手,自觉地去厨房找出正常大小的碗筷,从锅中盛满了一碗补汤。
    这次吃的自觉,倒不是刚刚在副本肏npc的时候感觉到了力不从心,只是他潜意识中明白,不喝的话就给自己找不到借口了。
    洗净喝完补汤的碗筷,周枥去浴室洗了个澡,这才重新拿出道具,提着给npc买的衣物选择进入副本。
    他确实得尽快完成这件事情了,不能再继续拖延。
    再次回到副本的时候,还是他离开时所在的地方,npc的房间。
    房间的女人清香冲淡了周枥呼吸中那股浓郁的补汤味道,令他回到副本的瞬间表情便舒缓了些。
    眼前没看到npc的身影,周枥先将自己手上提着的袋子放到客厅的角落。
    按照副本里的时间,副本进度应该正好走到了房东npc向玩家收房租的时间,如果不能及时交够房租,到了夜晚鬼物会优先攻击没交房租的住户,基本是个死局。
    周枥自己在过副本的时候及时将房租交了,主动上楼给房东交的。
    当时他只考虑着该怎么带着女友通关副本,并未留意房东收房租的细节,现在想想,好像依稀记得房东当时微红的眼眶。
    垂在腿侧的手握紧,周枥刚刚舒缓了不久的面色又变得冷然。
    没了将衣服在客厅放好时轻松的心情,周枥大步迈出房门,出门去找房东npc。
    尤朵现在正在五楼收房租。
    她其实很怕接触这些副本里的玩家,可她是副本里的npc,这是她应该做的工作,她要负责。
    大概在失忆前她就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女人吧。
    女人如玉般细嫩的手敲了敲501的房门,尤朵提着袋子,在门口轻声道:
    “收房租了。”
    声音又软又娇,她真是一个温和可爱没什么气势的房东。
    敲过门后,房内没什么动静,尤朵记得这个房间里住的玩家是一个粗鲁的男人,长得很凶,满脸胡茬。
    她有些害怕这样凶凶的男人,但不收到房租的话是害了那个玩家,她不愿意让那些玩家遇害,还是鼓起勇气又道:
    “如果不叫房租的话,晚上会很危险的。”
    房门终于被打开,入目的画面让尤朵退后了半步。
    “呀。”她娇声惊呼,声音嫩得快要把人的鸡巴喊硬。
    门内的粗鲁糙汉子不知道刚干了什么,身上只穿了个裤衩子,露出浑身结实带着疤痕的肌肉,像是个长得不错的恶霸混蛋。
    这个男人长得没有周枥好看,但也算是不错,满脸胡茬和寸头也没让他的颜值掉出平均水平。
    “催什么催。”
    男人不悦道,又见这房东npc一副欠肏的骚样,穿着的抹胸短裙下摆快遮不住逼,上面快遮不住乳晕,一副上门送逼的模样,抬手就把人捞进了自己怀里,直接粗手粗脚地摸着她软翘的屁股,硬起的鸡巴也隔着单薄的裤衩抵在她的腿心磨蹭。
    粗鲁的男人按住尤朵的屁股,耸动着腰在她腿心抽插,嫩逼流出来的骚水都淌在了男人的裤衩上。
    “别、别这样。”
    尤朵红着眼睛推搡,这男人身上全是臭汗味,和周枥一点不一样,抓着她屁股的手劲也大得发痛,一点都不怜惜。
    “快放开我,不然我不收你房租了!”
    那插在自己腿心的鸡巴就快要将热度传进自己逼里,嫩肉都被挤得快能描绘出那根阴茎的形状,尤朵连忙道。
    如果她不收玩家的房租,今晚玩家就会被那些鬼物撕碎,这个为威胁比较有用,正欺负着她的玩家冷冷哼了声,到底还是松了手。
    将准备好的房租,一块鬼物灭亡留下的碎片交给尤朵,这粗鲁的嫩肉又用手在她细嫩的大腿上摸了一把,放话:
    “骚货,迟早肏死你。”
    什么房东npc,穿的这么骚,不就是这栋楼的公妓,装什么纯。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