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27.她的逃避

      藕榭前院的工作人员,最近总感觉到头顶一股莫名的低气压。原本文件丢失的事情已经顺利解决,小祁少也并未过分追究与苛责,可是从沪市赶回的裴理事,难得冷着脸,把上上下下的管理人员都训斥责令了一遍。
    有人仿佛看出了一点端倪,又有些摸不着头脑,眼看着那位小祁少最近老爱往后院跑,满面春风的,倒是裴理事最近脸色不怎么好。对于裴理事和姜理事的关系,大家私下里都亲切地叫姜理事“老板娘”,虽然多多少少能感受到俩人的关系不像是夫妻,可是那位小祁少想要插足的意图是在太堂而皇之了,让人暗暗为裴理事着急。
    深秋入冬的时节,气候转凉,裴玄岭端着刚熬好的雪梨银耳羹,刚进屋便看见祁柘正满面笑意地缠着姜眠替他点茶。姜眠浅笑,她把下巴抵在手中绘着闲云散鹤的团扇沿儿上,面似白瓷,目若清潭,指使着他又是去东柜拿茶碗,又是去小竹篮里找茶壶,还刺他一句说“小祁少身份不凡,怕是得搬出屋后埋的去年埋下的那坛孤山寺收集的梅上雪水,才招待得上。”祁柘装傻亮齿一笑,凑过来撒娇似地说,“难得眠眠舍得,我这就去把那坛子挖出来。”
    裴玄岭端着梨汤的手微微一滞,那坛雪水,还是去年初雪时节,他与她一同去孤山寺收集来的。
    抿紧了唇,裴玄岭终是绽出一抹笑,把梨汤稳当当地搁在了姜眠身前的茶几上,温柔地说,“阿眠,喝些梨汤暖暖身子。”姜眠抬头看着裴玄岭,她不是没注意到他刚刚一瞬的僵硬,她知道这个温醇尔雅的男人满眼满心的情意,但他从不提及喜欢,也不言说爱慕,更不强求一个答案——他俩究竟算什么关系。她庆幸又惋惜,因为这四年的厮守使他们太了解彼此,裴玄岭自然知道,她这些年努力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心力,而那不曾说出口的感情太深沉,她承受不起,也不敢触及。
    姜眠接过梨汤,汤水清亮温暖,银耳口感软糯,入喉甘甜。她笑起来,眉目舒展:“谢谢阿岭,很好喝。”
    裴玄岭心尖却蓦地一疼,他最近常怕她笑,又盼她笑,或是浅笑清素,或是淡笑如芷,或是抿唇轻笑,亦或明眸朗笑……可是她的笑容来得太容易,所以常让人分辨不清她最真实的情绪。
    他艰难地回答道:“阿眠喜欢就好。”然后转身,对看似在捣鼓着找茶具实际上暗自瞄着这边动静的祁柘说,“小祁少,前院那边好像有事找你,您要不去看看?”
    对上裴玄岭,祁柘就敛起了刚刚的阳光单纯,声音微冷,“前院有事自然会有人……”祁柘的目光和裴玄岭交汇,他瞬间读懂了裴玄岭的意思,于是犹豫一秒,放下手里的茶碗对着姜眠柔声说,“我去去就回。”
    “裴理事,麻烦你带路了。”
    两个俊朗颀长的男人从屋里走出来,阖上门,沉默地步入曲折的回廊中。
    祁柘站定,冷声道,“我倒还没先向你问起她这些年被你偷藏的事,你倒自己有话要讲了,那你说说吧,这四年怎么回事,她……”
    祁柘顿了一下,声音低了一瞬,“她过得好吗?”
    “她很不好。”裴玄岭望着眼前凋零瑟索的残荷枯叶,微微有些出神。
    两个男人同时沉默了下来。
    “以袁圆的名字,重新开始生活是她的选择,因为那个小姑娘……最后救了她,自己葬身了海底。”裴玄岭继续说,瞥见祁柘的面色有一丝仓皇。
    是啊,如果没有这样巧合且难得的机缘,在那样人人自保的时刻,最后葬身在海底的,会是姜眠。
    他们不敢想象,想象坠机的那一瞬,汹涌澎湃的海水怒吼着卷走她,她像一只永远失去了尾巴的美人鱼,面色苍白,双眼微阖,她的长发如同黑亮的绸缎粼粼地铺展开。
    悄无声息地离开,埋葬在蓝色大海。
    “她……”祁柘说不出话。
    “她一直在逃避,逃避那场空难,逃避所有与她自己有关的过去。”
    然后小心翼翼把自己藏起来,藏在每天时间的缝隙里,靠着蚕食一点一点卑小的信念和欢喜,努力想要把空洞破碎的自己掩埋掉,企图假扮一个看上去让人放心的自己。裴玄岭在心里说着。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