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第六十二章:抱着(h)

      随着他次次的深入到不留余地的抽出,皆令她喘不出来几口气,吞进腹中的氧气并不多,消耗的力气还是太多了,攥紧手都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。
    越攥越松,反而是吃力不讨好的行为,攥都攥不紧,不想再去抓了,还是会因为男人撞得太深,牙都咬不碎,哼嗯出了声音。
    手更是要攥着,倒是能收紧了。
    “…停下来…”
    “不要动了…嗯…不要。”累是真的累,什么都是他胡来,让他摁着,嘴下更是死咬她肩不放,都不知道要等多久松嘴。
    “…嗯…好重…我不要了啊。”喘完再哽咽,句句说不要了,又都是硬是要着。
    眼睛因为水湿了眼酸痛都流不出来泪,哽着哽着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。
    进来的力道大得很,常让她支支吾吾,唔着喘着气。
    听着少女长时间的喘息,闲来听松开咬向肩膀的嘴,转而近到她耳边,“等一会就好了。”
    等会又是多久啊。
    沧摇思不信道:“不要,你现在就好。”
    跟他说话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和力气。
    他就没给她商量商量的选择,说是说了,连回她话都懒得回,遂而亲向白嫩的后脖颈。
    亲着还不够,没两下就是咬住了后脖颈。
    只是在咬着后脖,就会少了咬力,都比不得咬肩膀时的痛。
    反正都是被咬,只是一边咬得轻点,一边会咬得重点。
    “唔…嗯。”沧摇思随他怎么做了,自己都说不准。
    咬着她,更是把摁着改为拉下水来。
    差点把她闹得够呛。
    沧摇思从水里出来,没吸口气,就让他抱着,面对面,嘴对着嘴吻上。
    她的身上都是水,滴落下来的水珠密密麻麻,跟他吻上,眼睛还是酸涩到闭了眼睛,好一会儿才试着去睁开眼睛。
    不知道这等会是不是很久,随他怎么做都不想说话了,精液太多了胀疼到受不了,还是摆脱不了被肏玩。
    操进穴的每一下都好深,都深入宫口。
    进进出出痛得她喘不过来,含糊着调整了心态,终于是能喘过来气。
    沧摇思累得不想有没有完事,在男人弄完,深挺入穴给她喂精液,哽着几口气,嗯哼几句,模糊不清地道:“烫…好多。”
    【心情好多了,我还是沙雕的好,闭关成原始人埋头写书就行了啊。
    我有时候都怀疑人生了,我是不是在社死的路上一去不回了。
    就昨天出门吧,我打完电话,看到那一边有能坐着的地方,就想坐一会等家里人,我看都没看有什么不对选择去坐那椅子。
    还是靠墙头?
    叫我不看头上都有什么…
    结果…我被那排风机的铁架撞到头了。
    我帽子还差点飞走了,嘎嘎的成疯子了。
    我的天啊,都担心我有脑震荡了。
    而正好,另一边的女的已经是认为我是傻子了(为什么要这样说呢…其实吧,要不是看到人是在我撞头就拿东西走人,我能说服自己是有事才走的,不是我的问题),起来走人。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我平时不这样的。】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