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第186页

      站在此地,可将北微的万家灯火尽收眼底,有伸手就可摘星辰的错觉。
    “陛下是想与我赏月?”
    “不止。”湛缱道:“还有星星。”
    云子玑往天边望去,今夜只有一轮又大又圆的满月。
    “哪有星星?”
    湛缱指着东边的方向:“在那儿。”
    东边的夜空中传来几声巨响,继而天边骤然亮如白昼,这道白光一闪而过,留下了数百颗灿如明星的火种, 在高处看,宛如繁星。
    “是掌心焰?”
    这动静和火种,云子玑再熟悉不过。
    湛缱搂着他道:“是,但也不全是。”
    “朕改了里面的火药配方,今夜的掌心焰,不为杀敌,不为炸宫,就是给子玑造星空的。”
    他将里面的火药改了比例,火种飞天后,在空中燃烧殆尽,在燃烧的过程中发出最大的光芒,能维持一盏茶的时间,之后火种逐渐黯淡,消散于夜风之中。
    掌心焰不如烟火那般五颜六色,它的光是白金色的,并非昙花一现的一瞬光景,灼热又夺目,热烈而长情。
    这是湛缱给云子玑造的星空。
    他握住子玑戴着银辉神木的那只手,与他十指相扣。
    “子玑,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吗?”
    子玑并不能明白湛缱语气里的沉重之感,他笑着道:“你最近是不是看多了神仙话本?现在是不是想说,你我前世就有缘分了?”
    “你信吗?”
    云子玑叹息一般,宠着湛缱道:“倘若陛下相信有前世今生,那我也愿意相信。”
    湛缱看子玑的目光溢满温柔:“为何?”
    “如果我不相信,前世的陛下就找不到前世的子玑了,是不是?”
    他顺着湛缱的逻辑在哄着他,就算只是湛缱兴致所起讲的神话故事,他也愿意在这个故事里回应湛缱的爱意。
    他总是这样温柔,愿意去解湛缱的心意。
    可惜他永远不会知道这个“故事”是真实发生过的,且前世的结局并不美好。
    “前世朕可以为子玑死,今生朕只为子玑活。”
    子玑听了这话,竟也觉得有些悲凉,便跟湛缱说:“我冷你这几日,你不会都在看这些神仙怨侣的话本子吧?”
    他甚至想象得出来,湛缱一个人窝在紫宸殿的大床上,秉烛夜读,被话本里生离死别的故事感动得眼泪哗啦啦地流。
    这画面云子玑只是想想都想笑,他也确实在笑。
    他迎着夜风,在满月之下,在湛缱为他造的星空之下,无忧无虑地笑着,眼里倒映着万家灯火,微风拂过他的长发,拂过他脖颈的伤痕,世间的一切都待他如此温柔。
    上天似在怜悯云子玑,他此生都不会有那段记忆,否则只会陷入跟云非寒一样的困境之中。
    冥冥之中,是云非寒替云子玑承受了重生的仇恨与苦痛,他成全的是云子玑这一世的安宁与快乐。
    云子玑不记得,但湛缱会把这段记忆烙印在心中。
    “龙凤呈祥的饰样,其实是子玑入宫那日朕亲手描绘。”
    云子玑微微一惊——从那时起,湛缱竟就有了立他为后的心思?
    湛缱凝视着子玑,他此刻的眼中只有云子玑一个人,不,自他重生以来,满心满眼都只是云子玑这个人,其余的一切,皇位,权力,金钱都只是用来爱云子玑的附属物。
    “朕之所以灭了西狄,治这江山,只是为了将一个国土完整,四海升平的北微送给子玑做聘礼。”
    “聘你为我爱妻,聘你为北微国后。”
    “朕希望子玑,永远能被春风入怀,满月照心。”
    云子玑眼波轻动,趁着星月柔声应说:“那陛下便是我的春风,我的满月。”
    湛缱造的星空渐渐隐了光芒落入人间,取而代之的,是与春风相伴的真正的漫天繁星。
    今夜的满月在空中,也在帝后彼此的怀中。
    ——正文完结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