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冬夜雪

      宋清吟没有评价徐花信的话,她给自己人打了个十几秒的电话,简单交代几句之后挂了。
    “打算做什么?”徐花信没听出个名堂,一颗心悬着,生怕下一秒有人推门而入,发现她们两个这副样子。
    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宋清吟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用指尖轻叩手机屏幕,“十、九、八……”
    过分安静的更衣室内,徐花信的心跳越来越快,呼吸和她的声音保持同一个频率,几乎快要窒息了。
    终于,当宋清吟倒数到“一”时,尘埃落定,整栋楼响起刺耳的警报声。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徐花信抬起汗涔涔的脸,满脸震惊,“清吟?”
    宋清吟扬起一个甜美的笑容,似乎在讨要夸奖:“姐姐,着火了。”
    怎么可能突然着火?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徐花信反应过来,力道很重地地抓住她的肩膀,双目惊恐:“你干什么?纵火犯罪你知不知道?”
    宋清吟平时伪装得太好,和她在一起之后更是,她选择性忽略妹妹行事向来异于常人,直到今晚,她才惊觉,其实宋清吟从来没有变过,甚至比她想象中还要疯狂。
    “姐姐,别害怕,”宋清吟朝她眨眼睛,”是假的、演的。”
    她早就设计好了一切,如果在和徐花信做爱时有人打算过来,她准备的人会立刻伪造一场“火灾”事故,逼迫所有宾客离开会场,现在实施这个计划不算浪费。
    有她在,徐花信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。
    宋清吟站起来,向徐花信伸手:“姐姐,走吧。”
    徐花信将手放入她掌心,借力起身:“去哪里?”
    宋清吟宠溺一笑:“去过生日呀。”
    “撕拉——”转瞬,她用力扯掉徐花信已经被撕烂的裙子下摆,随手一丢扔到地板上。她脱掉被体温烘暖的风衣外套,抖开来披到正在哆嗦的徐花信身上,“抬手。”
    她靠近徐花信,替她套衣袖,彼此呼吸可闻,宋清吟微偏头,开口的低语如毒蛇吐信:“租客集中在另一栋,不会受太大的影响,今晚你妈妈包下了最重要的几层楼,客人就这么多,酒店经理会负责安排工作人员把今晚的来宾全部安全送离酒店,最终的调查结果是火警系统出现技术故障。”
    她退开一点,调整徐花信腰间的衣带:“姐姐,你放心,不会有人知道真相是什么,监控也有我的人看着。”
    她冷静到近乎冷漠的声音成功地令徐花信恢复镇定,她无奈地叹口气:“你都安排好了。”
    宋清吟亲了亲她的嘴角,牵着她往外走:“嗯,现在下面一团乱,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。”
    她的姐姐属于她一个人,谁都不许分享。
    “清吟。”宋清吟推开化妆间门口的瞬间,突然被徐花信拽了拽。
    她应声回眸:“嗯?”
    化妆间内一片漆黑,徐花信站在里面,薄薄的光浮在她脸上,宋清吟看不清她的神色,却听清了她语气中的犹豫:“我妈妈喝了酒……”
    妈妈喝了酒走不动路怎么办?人群推搡踩踏到她怎么办?她一点点抽开手,却被妹妹更用力地攥紧。
    宋清吟背对门外光线,面容模糊,她舔了舔唇,沉默几秒后,承诺道:“你妈妈一定会平安离开,我保证。”
    姐姐,你什么时候可以对我这么上心。
    宋清吟转身,拉着徐花信头也不回地往紧急逃生通道处走去:“不会有人再上来了,不过保险起见,我们还是不要坐电梯,走楼梯上去吧。”
    去哪里?
    警报声尖锐如针,刺破耳膜,楼梯口隐约传来底下人群惊慌的呼喊和吼叫,徐花信被噪音吵得脑子混沌,只想尽快逃往一个安静的地方,于是跟随宋清吟背对人流,一步步向楼顶天台走去。
    酒店的楼顶天台有好几家餐厅,今晚无人看守,宋清吟和徐花信随便找了个适合观夜景的地方并肩坐下。
    寒风吹彻夜空,绵密的雪花粘在她们的发丝上,一刹那,人世间的纷扰被按下暂停键,远处是万千灯火,每家每户的生活。
    “好美,”徐花信随性地坐着,呵出一口气,傻乎乎地笑出声,“好荒谬。”
    宋清吟送她一场末日到来之前的狂欢,也送她一场末日降临之后的逃亡,她彻底搞砸了自己的成年礼,十八岁生日,心情却从未有过的畅快。
    宋清吟偏头偷看一眼手机时间,突然侧过身,搂住她的脖颈吻了上去,唇齿相依,煽情又缠绵。
    片刻,她抵住徐花信的额头,大口喘着气,喉咙轻微颤抖:“徐花信……”
    “嘭——”天幕传来一声巨响,之后,无数的烟花升空、炸裂,这一片亮如白昼。
    徐花信的眼眸被映亮,她错愕地扭头望去,初雪飘飞,耳畔响起这个冬夜的最后一声祝福。
    “我祝你,十八岁生日快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