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番外婚後的小驚喜(玩具play)

      关于两人结婚后的将近7年,许予婷专注在教授升等的事情,而温若雨也在对应市场发展。暑假开始,许予婷的母亲就把小孩接回去玩个几星期,留给这对情侣相处时间。
    以许予婷疼小孩的心理,是不可能提出让妈妈把小孩接走这件事,实在是温若雨已经「吃素」好久,偷偷的跟岳母大人提案。于是许予婷的妈妈千言万语的说服才让许予婷松口。而许予婷的女儿很喜欢和奶奶玩,对于这个提案根本就恨不得当下马上打包行李,去奶奶家住上整个暑假。
    许母当天来接走孩子的时候,还苦口婆心跟许予婷聊上一阵子。说人工作再忙也不能冷落爱人,看温若雨多好,能吃苦又能疼人,把她照顾的这么好,怎么可以自顾自的,都没有去关心人家。
    那几天,许予婷默默审视前几个月的日子里,的确是忽略温若雨好多次,Alpha调情的举动都被小孩子打断。
    几乎每次的出门约会,都是会顺便要帮小孩买点什么。
    许予婷自从小孩出生后就不太爱出门,工作回来能躺着就躺着。
    好几次温若雨的暗示都被她忽略过去,想想真是有点过意不去。
    又到了网路学习新知的时间,许予婷偶尔会听点Podcast,恰巧听到一个关于情侣间维持关係保持新奇的方式,那广播介绍个网站,那上面啥都有卖,什么都有。
    许予婷瀏览的面红耳赤,挑者几样下单,脑海里想的是,广播中主持人说,给点惊喜会有助于关係升温。
    这周五,温若雨应酬完才回家,喝了点酒,但对于酒量好的她根本不算什么。回家后客厅灯也没开,楼上房间门关着,只有门缝透出的光显示有人在家。
    温若雨扭扭痠痛的肩膀,脑海里想着明天要和许予婷去哪约会。走神的开了房间门,却见许予婷反常的没躺在床上用电脑,而是还在浴室里。
    「小予?」温若雨靠近浴室门问着,就听到匡噹一阵东西跌落的声音。
    许予婷慌忙的嗓音透出门来,「你…你回来了?」
    「回来啦。」温若雨有点担心,以为许予婷怎么了,「刚刚怎么了?你还好吗?」
    「没事!我没事!」许予婷喊着,很快推出门来,然后急急忙忙地把温若雨给推进浴室里,「你快去洗澡!」
    「嗯?」
    「明天我有事要早起,你洗太慢会吵醒我,快点快点!」
    「喔好。」温若雨没多想,但心底还是落寞,明天她又只能自己在家了。
    洗完出来,房间只剩床头昏暗的灯光,奇怪的是,床上该睡觉的人不好好躺着,偏要蜷缩成一团在被子底下,还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忙什么。
    「小予?」温若雨伸手要去拉开被子。
    「等你等等!」
    被子还是被温若雨拉开来,夏日用的薄被柔顺地滑落在许予婷腿边。
    温若雨整个人愣住了。
    眼前,许予婷只穿着温若雨的白衬衫,下半身什么也没穿,白衬衫衣襬勘勘遮住大腿根上方,圆润的臀瓣在衣襬底下若隐若现。
    许予婷两手缩在胸前,紧紧揪着衬衫衣领,像是想挡住什么一样欲盖弥彰。
    温若雨几乎是马上就进入状况,看着眼前耳朵红润,脸颊也红扑扑的女孩,她心脏跳的更加用力,血液沸腾起来。
    小猫咪知道要自己送上门来,光是这样子,温若雨就已经临近失控边缘,可好奇心让她冷静下来,她更想要逗弄眼前这隻想掩饰什么的小猫咪,要她羞愧难耐的样子。
    「我看看。」温若雨手贴上许予婷一丝不掛的大腿,顺着肌肤向上抚弄,凑近正急急喘气的许予婷面前。
    她们贴的极近,呼吸交织,许予婷脸更红了,手揪的更紧。
    温若雨倾身直接亲住她,堵住她喘息的呼吸,手贴着许予婷的后颈,轻轻摩娑,怀里的人就已经快卸下防守。
    温若雨放开她,许予婷还是偏头不敢去看温若雨。
    「我想看,好不好?」温若雨又再用她那迷人的嗓音,诱惑着。
    许予婷耳根烫红、心跳如鼓,最终还是深吸口气,才放开手。衬衫衣领被松开,白色的衣领揭开里边的黑色。
    黑色的颈圈。
    温若雨呼吸一窒,因为那双松开的手上,还有一条银色的鍊子,被许予婷颤抖着放入自己手中。
    温若雨轻轻一拉,颈圈扯动,许予婷没有防备的被扯入温若雨怀里,就这样趴在她腿上。
    刚洗完澡,温若雨只穿一条薄薄的睡裙,低垂的领口里圆润的双峰显现,许予婷的脸就贴在那对柔软上。
    「哪里来的小猫咪?」温若雨笑着问。
    许予婷羞红了脸,却是被眼前这个气势强烈的Alpha给吸引,痴痴傻愣着,就这样盯着温若雨看。
    跩住了鍊子的温若雨,只在一刻的呼吸之间转换了情绪,原本的讶异被一股高傲压抑住,转瞬间,温若雨的眉眼尽透露着一股肃杀之意,彷彿就在顷刻间,她深邃的眼神会化为实体,血盆大口的把许予婷吞噬。
    此时,温若雨微微低下头,望着怀里自投罗网的小猫咪,Alpha的那双眼眸却是遮不住的兴奋,嘴角微勾则带着挑弄之意。
    许予婷有点后悔自己买了个什么东西,她略略心虚的瞥了一眼床头的柜子,还没想好之后要怎么瞒着温若雨处理掉,就又感受到颈部的拉力,被人往前一扯。
    她抬眼就跌进温若雨那双黝黑的眼眸中,似黑洞要把自己的意识给吸入,许予婷痴迷的陷入思绪,恍惚听见温若雨开口说话。
    「叫声主人来听听。」除了那吞噬人的黑眸,温若雨嗓音里偶有的喘息,透露着她急切的兴奋。
    就刚刚许予婷抬头望过来的那双眼,带着水光的眼眸,微红的双颊,因为喘息而张口的小嘴,温若雨就起了一瞬间要把对方弄到哭求不止的心思,正在心底暴虐翻涌。
    偏偏许予婷此时乖巧的不得了,她还是念着自己冷落温若雨好几天,便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,只是双眼因为羞耻而不敢直视温若雨,微微偏头而囁嚅般的喊了一声。
    「主人」
    也许这样就已经够猛烈了,可偏偏,许予婷在一念之间,又加上了一句,「主人想做什么都可以」她颤动的尾音缠绵繚绕,佔尽诱引之意。
    爆发的火势一发不可收拾。
    温若雨直接衝动的吻了上来,她握紧着鍊子让许予婷无法在激烈亲吻之间后退,急切的吻势扫过许予婷的唇齿。
    许予婷没能闪躲,混乱之间舌尖就被对方吸吮住,吻的发麻,拉扯之间让她几乎忘了怎么呼吸。
    才那么一下子,许予婷已经后悔,她以为近期的冷落除了工作忙碌之外,也有所谓「激素分泌退化」这么一说。
    许予婷天真的以为温若雨是不想要她,而不是忍着不想。
    舌尖一痛,迫使许予婷回神,这才发现温若雨正盯着自己,那近在咫尺的双眼让她恍惚以为自己是掠食者紧盯的猎物,只能躲在草丛里不敢轻举妄动。
    温若雨终于松开她,可下一句话只是让许予婷更加想逃离。
    「自己弄给我看,嗯?」温若雨看见许予婷惊慌的样子,又笑的更加恶劣,「不是说什么都可以?」
    许予婷犹疑着,而温若雨也懂得哄骗的技巧,于是又说,「听话,就放过你。」
    许予婷在温若雨强势的魄力之下,竟然迷糊的相信了这个在床上曾经哄骗自己好几次的女人。
    她羞耻的挪动指尖,感受温若雨的视线,胀红着脸往记忆中温若雨总是挑弄的地方摸去,在跟温若雨交往甚至结婚以后,许予婷很少自给自足,实在是贪婪的伴侣早就把慾望磨了去。
    如今再来有点陌生,她恍惚间不得要领,听着温若雨的指引操弄自己。
    动作纵然有些僵硬,还是慢慢的磨出些慾望。她的动作不如温若雨的熟练,但在伴侣的视线之下更加敏感,对方炽热的目光彷若凝结成实质,伴随着费洛蒙的鼓舞,舔拭着她暴露在视野之下的肌肤。
    密密麻麻、热切回应着。
    「腿张开对那里」虽然也没说什么过于露骨的话,却也足够让许予婷羞耻万分。
    搓揉着终于累积了些许快感,许予婷强迫自己已经隐隐发酸的手臂动作,一边用着就这么一次的心思让自己坚持下去。
    绷紧的力量让肌肉颤抖,她全身都在不自觉的用力发抖。
    直到把自己逼上层楼。
    她喘息着,眨眼间望见温若雨俯身过来的身影,和她那双彷彿要烧灼空气的炽热眼神。
    许予婷不自觉的向后退缩,直到背部抵上床头柜,无路可走。
    忽然间,她被握住手腕,动弹不得。
    影子压下,伴随着强烈而具备威胁的气息垄罩而来,温若雨堵住了许予婷轻喘而颤抖的双唇。
    她的动作变得猛烈,张扬无比,实在是她太爱这份礼物了。
    像是要掠夺尽许予婷口腔里所有的空气,每处角落都要舔舐一遍,就连那无处可退的软舌也要勾出来吮弄。
    许予婷几乎忘了怎么呼吸,只顾着吐气,顾着自己逃脱不得的小舌,顾着自己麻痒无比的口腔。
    牙齿震颤,又合不上,不断分泌的唾液无法被嚥下,在激烈的亲吻缝隙之间,溢出了唇角。
    许予婷从未如此被激烈的亲吻过,她浑身瘫软,伸手想推开温若雨,却被一股力道抵销掉她的动作。
    直到她被亲的胸口发胀、舌根发麻,混乱的意识让她天旋地转,垄罩的影子才终于放过她。
    许予婷又想伸手去打温若雨的肩膀,明知她浑身没力,打起来只更像是调情,却还是要张牙舞爪一下,可伸出手的力道又被压制。
    她转头一看,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一副特製的手銬固定在床头上。
    那东西特别眼熟。
    温若雨低声笑着,手里抓了个东西,起身去浴室。
    许予婷趁着这段空间赶紧平息自己的呼吸,转头不信邪的去翻她藏东西的柜子,那堆她网路上购买的物品少了几个,而其中一样就銬在她手上。
    背脊发凉,还没进入正戏,许予婷已经双腿发软。
    就在她楞神的时间,温若雨早已回到身边,许予婷这才看清她手里拿的东西。
    那是她好奇,顺应着特价买的,一个仿真的,堪称震动感销魂,可以比拟真人的「玩具」。她还记得页面上的介绍词,标榜满足Omega在Alpha不在身边的神器。
    「原来小予喜欢这个?」
    许予婷莫名感到恐惧,她反射性的摇头,「我只是好奇」
    她就想知道这跟真人用起来有什么差别。
    可温若雨不这么想,她此时笑容显得特别有威胁性。
    许予婷恍惚觉得温若雨在吃醋,因为对方的表情跟之前有人搭訕她时,一模一样。
    「是吗?」温若雨依旧笑着,「那就该满足小猫咪的好奇心。」
    她握住许予婷另一隻没被銬住的手,就这样把那玩具塞到她掌心。
    许予婷心慌,「别」
    脖颈上的鍊子被扯住,许予婷顺着力道仰头,她双眼似是含泪般的水润,可温若雨只是笑,安抚般的亲吻她的眼角,「小猫咪不是该听主人的话吗?」
    许予婷也不甘示弱地挺身吻回去,乖巧的亲吻对方的下巴,还伸舌舔了舔,又讨好的去吻住那双唇,又舔又磨,甚至乖巧的献出自己的软舌,任由对方的牙齿轻扣住,再度被吸吮的发麻。
    温若雨叹息了声,气势退去,她终究是不喜欢这样居高临下的感觉,只是太委屈,太想要许予婷陪她玩。
    「那你答应我,之前的就一笔勾销。」温若雨妥协。
    许予婷自知是之前冷落的温若雨,但还是止不住的羞耻,做足的心理准备,才颤抖着握紧手里的东西。
    炽热的视线依旧烧灼,黏紧了她移动的手来到腿间。
    微微冰凉的温度,富有弹性的触感,轻轻的抵在腿间已经泥泞不堪的入口处,只是轻碰上就让许予婷一遍鸡皮疙瘩。这是她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,奇异陌生的触感让她僵住不敢动作。
    温若雨搂住她,安抚的吻了吻她发烫的耳垂,「没事、没事的。」
    许予婷鼓起勇气继续,感受着那与往常热烫完全不同的触感逐渐撑开内里,偏硬的感受让她有些动弹不得,紧张得让她几乎无法往前,即使已经足够湿滑。
    耳垂被吮入口中,温热的舌头一遍又一遍的抚弄,稍稍转移了许予婷的注意力。
    温若雨的指尖按在了腿间,点上那处神经集中的蒂芽上,辗压搓揉,熟悉的触感让许予婷放松不少,被勾起的慾望让她短暂的忘记自己的处境。
    「哼嗯!」
    玩具突然又往里面挺进,撑开而又紧紧包覆侵入的物体,许予婷陡然绷紧,反射性缩紧的下身却无法阻止那东西继续往深处移动。
    温若雨就这样帮忙一推,那东西顺利抵至深处,压在痠软不堪的点上。
    那玩具的广告词闪过许予婷的脑海,她慌乱的想逃,而手銬在此时发挥完美的作用,轻而易举压制了她的逃避。
    许予婷哭了出来,「不要不要!」她看见温若雨的手也握在那玩具上。
    温若雨几乎要被眼前的景色美的不能呼吸。
    瀅瀅泪水,软声求饶,鍊子锁着黑色的颈圈,迫使Omega低伏于自己的身前,她再跨一步就是堕落深渊。
    如坠深海,再不见天日。
    但她不愿她不再见天日。
    「深呼吸。」温若雨温柔的安抚着,「你会喜欢的。」
    她引导着许予婷的手指握上玩具的开关,又低声蛊惑着,「不是好奇吗?」
    许予婷抽噎着喘气,低头看了看,又抬头望向温若雨,不安地寻求帮忙。
    温若雨微微抽动手里的玩具,突然的动作勾起了情慾,许予婷放松似的哼出了声音。
    「按住它。」
    许予婷仍是不安,她紧盯着温若雨,咬牙按住那颗按钮。
    没反应?
    直至密密麻麻的震颤感袭来,炸开、蔓延、摧毁。
    眼前的Omega迷茫而略微不安的双眼,先是疑惑,却突然瞪大,愣住般的张着嘴,绷直的舌顶着牙,呼吸急促起来。
    她猛然仰头,弓起腰来,全身就这样绷紧而颤抖起来,她的双腿都在抖,腰肢发颤扭动,激烈的就在那一瞬抵达高峰。
    眼看她手就要抽出去,温若雨却没放开自己的手,退出的动作被压制住,无能的任由强烈的震动叠加上来。
    高峰还未落下,却又被拋向更高的地方。
    紧绷的嗓音被压抑成细细的尖叫,泪水被刺激的盈满而溢出眼角。
    她连不要都喊不了。
    直到刺激变的尖锐无比,腿间的玩具才被抽出,可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许予婷愣住,绷紧的肌肉突然放松,竟是被潮波又推上一层,痠软的让水液满溢而洩。
    她已经疲惫的不知羞耻,一边哭诉温若雨的恶劣,一边被馀韵袭击的震颤不已。
    潮退却仍敏感,压入的热烫被包裹着一抖一抖,如水波一般的按摩着。
    温若雨忍不住。
    「不哈啊不」许予婷一个词都说不清楚。
    也许是刚才的景色太过销魂,温若雨轻微的抽动都能引来兴奋的刺激感,尤其是对方还在她身下哭泣着。
    伴随着Omega的抽噎,内里一震一颤,猛然的抽出而挺入又让她呻吟不已,失魂的张着嘴,含不住的软舌无力的抵在唇瓣上。
    温若雨忍不住的又低下头去咬。
    许予婷恍惚的在温若雨抵达释放之时,同样的再度迈上高峰。
    最后,温若雨什么时候放过她的她不清楚,意识迷茫昏沉,她没了印象,只知道再睁开眼已经是隔天中午。
    后来那些买的礼物,被许予婷锁入小盒子,藏了起来。
    再隔天,许予婷逃回母亲的家。
    再之后,私藏的礼物偶尔会被翻出来用,调剂一下口味。
    一切依旧。
    【完】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