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第221页

      那个时候,赤水以南已是满目沧夷。
    白泽走后的某一日,烛龙顺着他的气息找到了我们。
    漫山遍野的山茶花尽数毁去,我的蜥蜴窝也不例外。而我虽然逃得快,却依然被它生生削去了大半的道行。
    从此便只能维持蜥蜴原身,直到遇上大师姐。
    “那在昆仑山的时候——”
    “若不是我的默许放行,你以为自己是怎么进得了仙障重重的昆仑山?你身上没了道行,我也不知道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,只能先装作不认得。”
    白泽的手滑到我的脸庞,轻轻捧起我的脸。
    “我第二次上昆仑,你为何躲我?”我有些委屈。
    “那只烛龙已死。知道真相的只有赤水之神。所以我离开了昆仑去寻找她的下落。”白泽的目光一肃。“你来的时候,我根本不在昆仑。”
    “那清虚神女——”我恍然。
    “她骗了你。”
    我咧了咧嘴,随即又不满。“那——那个女人,我看见你牵她的手。”
    白泽望着我,笑而不语。
    我却渐渐地反应过来。“她就是赤水之神?”
    白泽点了点头,碧眸流转华光,像两枚浸润在昆仑瑶池里的碧玉。
    “那时,我正扣住她的脉门,叫她说出真相。”
    我有些懊恼。红宵当时说有神仙,却没说神仙有几个。我当他只指的是白泽罢了。
    原来是白白吃了一趟飞来横醋。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    我回过神来。“什么?”
    “那只红狐狸,长得倒是不错。娘娘正好缺一个掌酒的仙侍,正好召他做做。”
    “不要!”我连忙抓住他的手。“红宵他如今自由自在的,干什么去做别人的侍仆?”
    白泽含笑看着我的反应。
    原来这只看上去神圣飘渺得不可接近的圣兽大人,其实腹黑得很。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。
    “看我被你玩得团团转,是不是很有趣儿?”
    他的手稍微用了力,我便跌进他怀里。
    微凉,却让人安心的气息。
    这阵子随时跟随着我的那股子不自在,终于消弭无影。
    “你救了我,还因为我散了道行。我欠你的,怕是怎样也还不清了。”
    我从他怀里钻出头来。
    “那——以身相许怎么样?”
    他望着我微微一笑,叫我又失了魂儿。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