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莲花26寻找大祭司

      圆月聚会后,耶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找最宠爱的女人阿丽塔(寓意金子),虽然阿丽塔美貌、聪慧、能干,小事情上能为他解闷。
    格斯尔死亡,其他几个兄弟蠢蠢欲动,阿丽塔建议让男儿们娶兄弟们的女儿,姻缘会让松散的部落关系更紧密,卓力格图和巴音也一口答应。
    动荡的危机过后,耶拉心里却对阿丽塔产生了不满,她笼络年轻的男儿们是不是为了当太后?
    耶拉的母亲生了9个小孩,夭折了4个,十多年前就病死了。在狄国,王后和太后都享有和皇帝同等的合法统治权,独揽大权的耶拉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,从来没有立后,王储之位也一直空悬。
    耶拉独自一人在大殿里走来走去,思索敲打阿丽塔和男儿们的手段,还有古灵精怪的小女儿萨仁,她最近经常偷偷联系出嫁多年的大女儿赛罕……
    殿里传来女子的脚步,耶拉应声看去,是一个长发的年轻姑娘,她好奇地打量着自己,应该是新来的侍女迷路误闯了。
    耶拉瞄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斧子,想让这陌生女孩自己离开:“你不是奴隶,但也不能在这里乱走,快离开吧,守卫快要来了。”
    女孩边走边向耶拉解释:“我想看看皇宫是什么样,这里高高的穹顶上都画着壮美的图像,母神和骏马,这就是狄国的国本吧,耶拉。”几句话的功夫,她和耶拉错身而过。
    就在此时,耶拉拔下斧子,劈向陌生女孩的头颅。他四十出头,还算得上身强体壮,全力使出,只听刀斧激出的金刃之声,手上一松,身体被反冲到了内墙上。
    这墙上画得是狄国祖先察察汗征服西域的故事,耶拉吐出两口浊气,扶着墙壁站起,他那强装镇定的样子乍一看还真有点像墙上英武的察察汗。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    “我叫莲花。”作了平平无奇的自我介绍,随手拿的刀放在王座上,莲花一屁股坐了上去。
    这上面铺着一整块猛虎的皮毛,经过特殊的手法制作,去除了血肉的腥味,莲花只闻到有股浓烈的麝香。
    她还是比较习惯淡雅清新一点的香味,不过眼下也没时间计较太多,她大胆地张开双脚,前推腰部直到手肘都撑在了大腿上,一手支颐,一手摸着刀柄,表情无忧无虑。
    她的姿态太理所当然了,在这里,放松是只属于皇宫主人耶拉的特权,他心里警惕万分,不知道她的身份他不能放心:“你不是杀手?”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”想到今晚刚刚杀了耶拉的两个男儿,莲花的表情有些微妙,“大祭司在哪里?我找了她很久,如果还找不到她的话,我就当她死了。”
    真的找不到的话,莲花还是会有点失望的,“就让你给大祭司殉葬吧,怎么样,你们不是最喜欢活人祭祀吗?”
    耶拉后退半步,手臂抵上冰冷的墙壁,一下清醒了过来,害怕莲花立时便取了他的性命,急忙叫道:“不,别过来,我知道她在哪,我带你去!”
    安保的勇士就在殿外,为什么听不见他的喊声,耶拉的冷汗越流越多,慌神地一直摆手。
    就在他要碰倒身旁的烛台时,一道气劲打中胸口,登时麻了半边身子,耶拉捂臂,再抬头,莲花已立在他对面。
    威胁临身,耶拉心脏狂跳。
    “暂时没人会发现这边哦,因为有人在帮我吸引注意力。”
    莲花说的是萨仁,耶拉想到的是宫闱影响力更大的阿丽塔,顿时脸色铁青,看来莲花也不是第一次潜入皇宫了,他脑海中浮现一个怪异的猜测。
    “格斯尔是你杀的?”
    “是啊,为你除去一个心腹大患,这几天你应该很感谢我吧。”
    “你错了,觊觎王位的人是永远也杀不完的。”
    面对大言不惭的莲花,耶拉还能保持点上位者的倨傲,但她直呼狄国皇帝的名字还是再次击溃了他,以至于他来不及阻止莲花去开动机关。
    “也是,耶拉,这个烛台推了会发生什么?”
    莲花话音刚落,之前她欣赏过的穹顶异变,嗖嗖几声,数枝冷箭扎透了王座上的虎皮,仅留尾端的箭羽不断颤动。
    更令莲花惊叹的是,原本严丝合缝的墙壁,绘着羊羔的一扇门缓缓展开,是密道!
    “要是不注意刚刚就被你逃掉了啊,大人真狡猾,那里面有什么?”一把利剑架着耶拉,敌人不老实,莲花不得不严肃起来。
    耶拉狼狈地举着双手:“是通往皇宫外的逃生密道。”设计机关的人大概没想到会有人只是出于玩玩的心态就打开了,耶拉失去了最后的底牌。
    “里面建有密室,存放着狄国的金银珠宝,你要是愿意可以跟我进去拿。”
    “不要,带我去找大祭司。”再瞎聊,卓力格图和巴音的尸体被发现就不好脱身了。
    不过烛虹回到大都后一直在养伤,大祭司不见踪影,皇帝王子身边都没有异人,莲花基本确定狄国没有其他的灵异力量,要是有,也应该在大祭司身边。
    说不定还有一战呢,莲花活动下脖子,剑峰压紧,耶拉皮肤上已经有红血滴落。
    “再不说就去死吧,没用的男人。”
    “我说!大祭司藏在我的女人中间。”
    哈?
    耶拉搬出论据:“大祭司也是女人,这里的女人很多,她不想暴露踪迹,你自然找不到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