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

AV拍摄指南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(NP) 嫡兄(H)

第106页

      我没有再见到那位医师。
    他似乎辞去了医师的职位,离开了京城就此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里。
    我知道,鬼舞辻无惨肯定知道他的下落,他不会放任这么一个潜在的威胁在外游荡。
    但我没有问。
    也许那位医师会再次振作起来,也许他会再次开始行医,哪怕仅仅是为了赎罪。他确实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,不过,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善心曾经救活了怎样可怕的怪物。
    京城里下雪了。
    鹅毛般的雪花从天空飘落,群山银装素裹,佛寺的钟声悠远清越,仿佛从亘古穿越漫漫时光而来。
    鬼被消灭以后,我终于可以离开宅邸,获得了外出的自由。
    大概是下雪的缘故,寺院里的人不多,巍峨古朴的建筑矗立在茫茫大雪里,我抬起市女笠的帘子。
    那场事件中的受害者如今都被妥帖安葬,由高僧超度,往生净土。
    举行葬礼的时候我在养伤,没能见到阿夏最后一面,如果有来世,希望她下一辈子喜乐安康,再也不要遇见飞来横祸。
    随行的侍女隐晦地提醒我该回去了,我嘴上说着好的没问题,下山的时候让仆从饶了些远路。
    雪花纷纷扬扬,罕有人迹的山路边上,居然开着不知名的花。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仿佛命运中冥冥注定,一股莫名的感情让我掀开御帘从牛车里跳了下来。
    开在冰雪中的花被我拢入怀里,我小心翼翼地用衣袖裹起来,转身对呆站在原地的侍从说:
    “我们快点回去吧。”
    回到京城时,天际的雪小了很多。
    细碎的雪花不紧不慢地落着,拐过街道时,宅邸里的仆役小跑着迎上来,说鬼舞辻无惨已经回来了。
    我告诉那个人,让鬼舞辻无惨在庭院里等我,然后让随身的侍女和仆人走正门回去。
    我下了牛车,待那些人影消失在视野里,将市女笠一扔,沿着高高的院墙跑了起来。
    ——前几天照镜子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的眼尾有了细纹。
    空旷的街道飘着细雪,呼呼的风迎面吹来,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上不断脱落,仿佛我凝固的时间啊,在诅咒解除后终于开始重新流动。
    我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这般急切的心情,心脏在胸腔里咚咚直跳,视野水洗一般清晰,仿佛连灵魂都重新变得轻盈,我的时间再次往前的同时,过去的岁月也呼啸而来。
    我穿过大街小巷,避开嘎吱作响的牛车,抱着怀里的礼物,捧着落雪的花枝,一路飞快地跑到庭院外,庭院外立着一棵树,那棵树还在那里。
    以后若是等我老去、变成白发苍苍的模样,就再也爬不动那棵树了。
    脱下碍事的外衣扎在腰间,我衔着花枝倒退几步,飞快地往前借力一跃。
    我落到熟悉的枝头,庭院的里面,有人站在那院墙下等着我。
    冰冷的雪花飘到乌黑如墨的长发上,那个人微微仰着头,红梅色的眼瞳映出我待在树上的身影——我早该想到的,鬼舞辻无惨如今的感官不知比寻常人灵敏了多少倍,他早就知道我会从哪里、以何种形式出现。
    但就算他没有异于常人的五感,他也知道我会做什么。
    目光相对的刹那,我的心脏微微一颤。
    “朝日子。”鬼舞辻无惨朝我伸出手。
    喉咙微动,他低声请求:“过来。”
    他似乎一刻都忍耐不了,嗓音都微微发颤,于是我离开枝头,扑到他怀里。
    “你看,”我给他看我带回来的花枝,“猜猜这是什么?”
    我的未婚夫,我曾经喜欢过的那个少年啊,他紧紧地抱着我,仿佛想要抓住不属于自己的旧梦一样,半晌才轻慢地发出声音。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    有一些东西是回不来的。
    我说:“是给你的回信。”
    但在这万物凋敝的寒冷时节。
    “我的回信是什么,需要我告诉你吗?”
    在冰霜覆盖的大地上。
    我捧着他的脸,笑着告诉他:“是「好」的意思。”
    ——重归于好的好。
    我在被世人遗忘的角落,发现了还在盛开的花。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这个番外好像已经可以结束了
    好像也不需要写婚礼了【。
    就到这里为止吧。
    一些补充:这个番外是童话,鬼舞辻无惨得到了他想要的永生,也得到了和朝日子重修于好的机会。两人会一起过完这一世,朝日子会像人类一样老去死亡,然后无惨会继续活下去,以他渴望的永恒不灭的形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