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小祖宗

      刚得到消息的时候,永琪正在乾清殿与众臣商讨战事,饶是平日里再处变不惊,突然间为了人父,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,他趁着公务间隙,赶回景阳宫看她。
    他进了宫门没瞧见知画,一时都有些慌乱,丫鬟告诉他,知画刚喝过安胎的药,此刻正在屋里午休,他才匆匆走进去。
    天渐渐转了凉,卧房里烘起了暖盆,香炉里飘出缕缕烟雾,一股沁雅的暖香缭绕于室,闻得人心里暖烘烘的。
    永琪见她安然地躺在塌上,波动了一路的心才定了下来,他先换了身便衣,后走到炉边蕴暖了身子,才轻手轻脚地坐在塌边。
    知画不知是不是因为吃了药,睡得格外香熟,小脸染上了晕红,唇瓣微张着浅浅呼吸,整个人看上去温柔至极。
    其实他和小燕子也曾有过孩子,可惜因为二人的疏忽而失去了,之后就再没有过消息,他为此一直很自责,甚至都做好终身无子的打算,直到今日,他才知道自己心底有多渴望有个孩子。
    永琪的视线在她眉眼间细细地临摹,而后慢慢往下,凝聚在那尚还平坦的小腹上,他难掩内心的触动,好似突然间有了软肋一般。
    这世间从此有了与他血脉相连的延续,将他和知画以另一种形式连接在一起,变得密不可分。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知画渐渐转醒,才刚有些意识,身体就被轻轻拥入到一个温暖的怀里,气息熟悉间又多了分克制。
    她将脑袋埋进他的胸口,缱绻地蹭了蹭:“怎么不叫醒我?”
    轻薄的衣衫勾勒出她凹凸娇艳的曲线,乌发洋洋懒懒地拢在胸前,整个人迷迷糊糊中带着些许憨意。
    “想让你多睡会儿”,他温声开口,将手掌轻轻地落在她的小腹上,指腹缓缓摩挲。
    知画眉眼含笑着任他抚摸,良久,才将小手覆上去,与他的交迭在一处,声音都是温温柔柔的:“我们有孩子了”
    手心手背都是一片暖意,永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软化了,他看着她半晌还是没忍住,指间穿过乌发,托着她的后颈压过来,低头将吻印上去。
    知画闭上眼熟练地启唇,献上软舌缠绵吮绕,一吻毕后,已是媚态毕现。
    那怜人的模样不偏不倚的撞上了永琪的心口,放在前几日,他早将人摁怀里结结实实肏上一顿,可如今他是连亲吻都不敢使力。
    “小妖精,别再诱我了”,永琪轻抿着她的下唇,嗓子都哑了。
    知画蜷在他肩头轻浅喘息,闻言,抬起眸向他娇嗔:“之前还唤人家心肝儿的,怎么就变成妖精了?”
    永琪笑了笑,低头亲了下她颤颤的眼睫,语气温柔中尽是无奈:“你是我祖宗行不行?”
    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