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

AV拍摄指南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(NP) 嫡兄(H)

【番外】03 你要不要进来

      葛佳宛确实怀了,孕期四周。

    顾湛不放心,提前中断蜜月旅行,带她回国。

    走前,葛佳宛偷偷瞄了眼民宿老板的女儿,对方十五六岁,花一样的年纪,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,正对着他们这边望眼欲穿,满是不舍。

    她捏了一把顾湛的手臂,没捏动,直牙痒痒。这男人行情太好,二十多岁有十五岁的惦记,三十多岁也有十五岁的惦记。

    好气。

    顾湛以为她哪里不舒服,忙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她看他半晌,将手往他大衣内里的口袋钻,“冷。”

    他魅力再大,也是她的。

    剧本升级了嘛。女配上位,永久巅峰不落马,她可是要当一辈子的人生赢家的。

    还好顾湛配合她,当即就握紧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全程就这么一直握着,握出汗也没放。

    握得民宿老板女儿的少女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俩人回到赫城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医院去检查。

    顾湛生怕前段时间的下水活动对葛佳宛身体有影响,对着医生问东问西,战战兢兢。葛佳宛在旁边看着,突然想,他对这个宝宝的到来,应该是惊喜参半的。

    比起孩子到来的给他的喜,他更担心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于是从医院回西院的路上,她格外地粘顾湛,腻腻歪歪半天,才小声地道:“我看到你手机网页的浏览记录了。”

    全是关于不易受孕体质怀孕以后危不危险的问题。

    顾湛手一动,放她脑袋上摸了摸,没答话。

    葛佳宛继续说:“肚子里的宝宝跟我是有缘分的,我能感受得到。他一定会平平安安的,我也会。”

    像是怕他怀疑,她还拍胸口担保:“真的,你信我。”

    顾湛拉下她的手,说:“我知道。但你得答应我,这段时间必须听话,不要到处乱跑,学校那边也别去了,过两天我会安排营养师给你配餐,一切以你为准,不可以挑食。能不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葛佳宛用力点头,又在他嘴上亲了一口,“老公,你笑一个给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顾湛嘴角一抽,有点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葛佳宛被他干巴巴的笑给逗乐了,她使劲揉他脸,“我帮你放松放松面部肌肉。”然后又在他脸上摁了好几个吻,等感受到他嘴角括起的弧度才停下。

    “你笑才好看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顾湛笑意渐浓,将她大半身子都抱在怀里。她穿得厚,身上柔软蓬松得像刚出炉的小面包,“那你以后天天这么亲我,我就天天笑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葛佳宛说完,倏尔想起关键,“但你只能冲我笑。其他人嘛,你正常发挥就行。”

    顾湛脸一黑,“什么叫正常发挥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看,”葛佳宛赶紧从包里找粉饼翻开,露出镜子给他看,“你现在就是正常发挥。”

    顾湛闻言,脸更黑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葛佳宛怀孕,最紧张的人非顾湛莫属。

    书房里空出了有一整排架子,专门放孕妇指南和育儿经之类的书籍,家里每一个地方都做好了防磕碰防滑摔的装置,葛佳宛原先往脸上、身上抹的瓶瓶罐罐也全都换成了孕妇可用的产品。除此之外,顾湛还把工作搬到了西院,好几次华清都得亲自上门来交接文件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没有一件事是需要葛佳宛操心的——哪怕是抹油,都不经她的手。

    因为怕生妊娠纹,顾湛每天都会给她抹椰子油,雷打不动,五个月以来,俩人睡前从未落下过这道工序。

    二十周,葛佳宛的肚子已经开始显怀,前两天宝宝还踢了她两下,像小鱼吐泡泡,咕噜咕噜的,可顾湛一摸,就立马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他怕你。”

    顾湛皱眉,“为什么?我对他还不够好。”

    葛佳宛思忖一番:“大概是同性相斥。”

    两周前他们做过检查,宝宝是男孩。对此,戴清荷最高兴。顾湛倒没什么反应,只在检查出来的那天晚上嘀咕了一句:“我想要女孩的。”

    葛佳宛问他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改口:“男孩也好。儿子随妈。”

    葛佳宛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除却性别检查,筛查葛佳宛也做过,胎儿很健康,还很乖,没怎么闹过她,她甚至都没孕吐过几次。

    “我怀了个乖宝宝。”

    顾湛在一边凉凉开口:“他哪里敢不乖。”

    葛佳宛一时没懂,看了眼时间,向他招手:“师傅快来,给我擦油了。”

    顾湛合上书,轻车熟路地朝床边走,从柜子里拿出一罐白色圆罐。

    他鼻梁上还挂着抗蓝光眼镜,书卷气浓重,嘴上却是:“今天的按摩有点贵,你打算用身体哪个部位来偿还?”

    葛佳宛怀孕,只胖肚子,不胖四肢,当真就像当初说的那样二次发育,皮肤好得水当当不说,胸部还大了一个罩杯。

    对于顾湛来说,每天晚上都给二次发育的葛佳宛抹身体油可不是个轻松活,因为抹着抹着,到最后他总会起反应。

    但他一次也没有进去过。

    就是害怕出问题。

    是以每次,葛佳宛不是用手便是用嘴来帮他解决生理需求。当然更多的时候,是他自己去浴室靠五指姑娘来抚慰。

    葛佳宛平躺着看顾湛,问:“有多贵?”

    顾湛扫了一圈她光溜溜的身体,下身一紧,咳了咳:“两次。”

    距离上一次,都有半个月了。

    这回两次,不过分吧?

    葛佳宛眨眨眼,说:“你之前说,孕妇前后三月是危险期,忌房事。现在我都五个月了,应该挺安全的,你要不要进来试试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为何大家都想看初夜,我感觉自己好像写过好几次初夜梗了。

    HαíταńɡSHUωú(海棠書屋),◤℃ OM◤